聚焦灰色托管班:“放学两小时”困境该如何破解?

2016-10-21

      校门关了家门没开,放学的孩子该去哪?开学后,与学校同步的各类托管班成为上班族父母的好帮手。然而,由于监管政策不健全,这一动辄为上百名学生提供食宿的托管机构大多身处法外之地,消防安全、食品卫生隐患难控。面对城市双职工家庭的刚性需求,“放学两小时”困境究竟该如何破解?


  家长刚需只增不减


  最近,海南省海口市教育局出台新政,两所原本提供食宿的小学,从今年秋季学期开始,不再为新入学的一年级学生提供中午的食宿。家长们不得不紧急寻找信得过的托管班、“小饭桌”,让孩子的中午得到妥善安置。


  “我们居住的房子虽然在学校附近,但我和孩子爸爸上班地点很远。中午从单位赶回来接孩子、做饭、午休、送孩子,时间太紧,太累;由‘小饭桌’接送每学期要花几千块,但大人孩子都能轻松点。”海口市二十五小学海甸分校一年级新生家长贝贝妈说。


  据半月谈记者调查,学校取消中午食宿实属无奈。海口市二十五小学体卫艺处负责人郑乐说,今年秋季学校生源人数大增,不得不由计划的6个班增加到8个班,“校园规模就那么大,要增加班级,只能腾出就餐和午睡的房间。”


  除了中午的“小饭桌”,放学后两小时交由托管班照看的学生人数日渐庞大,几乎每所小学周边都有近10家不同规模的托管班。有以培训机构名义开办的,也有学校附近家属楼里开办的,各个托班门口都贴出小广告——“住宿请进”、“床位不多预订从速”等,午托、晚托、全托价格不等,不同城市价格也不相同。


  在北京南二环一处小学附近,一位托管班老师告诉记者,开学后会每天到学校接孩子,同时用微信的方式和家长沟通,保障安全。但由于托管班所在的写字楼内不能生火做饭,因此需要学生自己订外卖。一位家长对记者说,在这里托管费1280元一个月,老师只负责看管写作业。如果参加英语、数学辅导则需要1980元一个月。


  “虽然写字楼内空间狭小,每个班内有几十个孩子,但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。”这位家长说,附近托管班多数设在居民楼里,一套普通的三居室,一两位中年妇女在里面看孩子。这种“家庭作坊式”的托管班没有任何资质,因此卫生、消防等基本的安全很难保障。


  托管变“脱管”


  按照有关规定,商业性托管机构应该由教育部门认定和管理。实际上,很多托管班并没有营业执照,相关人员也没有相应证件,成为监管的“真空地带”。


  一位教育机构的负责人透露,大型的培训机构不会把精力放在托管上,因为开展课程培训的利润更高,托管利润低。因此,从事托管业务的主要是小的教育培训机构,难以聘请优秀师资,自然难以保障辅导质量。但对于工薪阶层来说,市场化的托管费用承受压力很大,只能把孩子放到廉价的无证托管班。


  去年10月,海口市工商、消防、食药监等部门联合查处了一家无证经营“黑午托房”。和大多数“家庭作坊式”托管班一样,这个托管班由4个房间组成,3间住宿,1间厨房及餐厅,空间十分狭小。上课时里面有80个孩子,且都是6到8岁的低年级学生,一旦发生险情,后果难测。午饭由房东请来的一名保姆负责,卫生安全难控。


  即便一些打着培训班名义的托管机构,也存在安全隐患,全靠“良心”经营。业内人士指出,目前处于监管盲区的校外托管机构,至少存在三大隐患:从业人员素质普遍较低;缺乏专业培训;政府监管缺位、职责不清。因此,除了食宿安全问题,托管成“脱管”也是不少家长的心头病。据一些家长反映,由于托管管理人员有限,一些孩子常常午睡时溜进网吧上网,时间长了沉迷游戏荒废学业。


  校外托管宜疏不宜堵


  “上个世纪80年代,欧美等发达国家也曾经历过这个阶段。”广州大学教育学院教育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吴开俊认为,解决路径是将其纳入公共服务领域,并制定儿童托管的社会福利政策,建立以公立学校、社会组织为主体的公益性儿童托管服务体系。


  吴开俊曾做过一项针对广州小学生的调查显示,约50%的家庭对托管服务表示需要,对依托公办学校开展的托管服务认可度高、需求强烈。然而,我国自20世纪90年代初出现小学生课后托管班,经过20余年的发展,仍主要由市场上各类机构提供,国家层面关于课后托管的政策和法律法规不够健全。


  据悉,国内一些城市和学校已经在探索承接“校家空档”的办法。北京自2014年起,开展了中小学课外活动计划,学校在下午放学后可以采取政府采购服务等方式,为学生提供多元化的科技、艺术、体育类课程。然而,仍有一些家长的时间“对接不上”。


  深圳市、东莞市及广州某区以政府令的形式出台管理办法,明确校外托管班为“民营非企业单位”性质,主管单位为教育主管部门。如《深圳市校外午托机构管理办法》共56条,准入条件、管理标准等规定详细具体。


  “海口未来也计划出台针对托管机构的管理办法。”海口市综治办专职副主任陈军对记者说,由于托管班的主管单位、行业性质不明确,涉及多个部门,工商部门找不到执法监管的依据、民政部门也不知道如何规范,确保其行业安全任重道远。


  “校外托管已是城市刚需,只能疏导、不宜封堵。”海南省政协委员贾雯认为,应尽快制定校外托管场所的经营管理办法,明确其开办条件、经营范围,规范其运作方式,并明确相关部门的监管职责,使这一行业尽早阳光运营、规范发展。


  专家建议,校内教师资源有限,靠学校来解决“放学两小时”问题并不现实,应该将其作为一项福利纳入公共服务领域。政府应依托社会力量,有计划地培育一些规范、优质的托管机构。同时,可以利用各地的少年宫、青少年活动中心等公益性单位,以及社区活动中心等资源平台,将辖区内的学校与社会机构联系起来,缓解托管难题。